老子大学智库-论坛 高级搜索 会员投稿

TOP

朱云川:《文明的自信》导言
2018-09-03 10:14:10 来源:兴国网 作者:朱云川 【 】 浏览:414次 评论:1

导言

亨廷顿《文明的冲突》认为,冷战后,世界格局的决定因素表现为七大或八大文明,即中华文明、日本文明、印度文明、伊斯兰文明、西方文明、东正教文明、拉美文明,还有可能存在的非洲文明。冷战后的世界,冲突的基本根源不再是意识形态,而是文化方面的差异,主宰全球的将是“文明的冲突”。本书旨在为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、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提供哲学基础与系统解决方案,中华民族有信心有能力为消除人类文明冲突、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提供中国智慧和中国方案,故名“文明的自信”。
——题记

在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、《共产党宣言》发表170周年之际,习近平同志带头重温《共产党宣言》,预示着深刻感悟和把握马克思主义真理力量的新时代到来了!
2018年4月23日,习近平同志讲:“我们要把共产主义远大理想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共同理想统一起来、同我们正在做的事情统一起来,坚定道路自信、理论自信、制度自信、文化自信,不为任何风险所惧,不为任何干扰所惑,始终坚守共产党人的理想信念,不负共产党人的光荣称号。”“与时代同步伐,与人民共命运,关注和回答时代和实践提出的重大课题,是马克思主义永葆生机活力的奥妙所在。我们要以科学的态度对待科学,以真理的精神追求真理,不断赋予马克思主义以新的时代内涵。”[1]
马克思主义无疑是科学,如果不能以科学的态度对待马克思主义,结论也是错误的;共产主义无疑是真理,如果不能以真理的精神解放共产主义,结果也是荒谬的。

一、马克思主义中国化路径

自然世界,是生命赖以生存的家园;自然人,是人类社会天经地义的依据。

21世纪的文明冲突,依然具有意识形态激烈对抗的特点,主要是人类社会从工业文明向生态文明整体系统更新、文明升级过程中的低阶反噬现象——美国梦所代表的资本主义旧文化(牛魔王)拒绝改邪归正,对中国梦所代表的共产主义新文化(孙悟空)的干扰抵制,其他文明分属中、美两大阵营。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,绝不是发达资本主义现代化的美国梦、精英梦、国家主义梦,而是以实现天下共生——共产主义为文化核心,类似于缔造出中华汉唐文明——汉朝文景之治、唐朝贞观之治那样影响全世界的太平盛世。
中国文化具有天下共生、太平盛世、圣人情结、圣贤道德、扶正祛邪、替天行道、等贵贱、均贫富等天道精神,揭示了《道德经》、《易经》、《黄帝内经》、《六韬》、《西游记》、《封神榜》等古典名著,就是中国特色共产主义的不朽经典代表。共产党人以共产主义为最高理想,坚持服从真理(道)、实干兴邦(德)、服务人民(仁)、公平正义(义)、创新驱动、绿色生态、共建共享、中国梦、人类命运共同体等发展理念,与老子《道德经》所代表的“居无为之事,行不言之教”、“圣人恒无心,以百姓心为心”、以正治国、天下共生、太平盛世等道家思想完全一致。
朱老师发现,共产主义思想和制度最早起源于中国,就是道家(黄老)的无为而治。
一方面,在中国,不仅有《道德经》、《六韬》为代表的天下共生的理论文献,而且有文景之治、贞观之治为代表的太平盛世的历史实践。另一方面,在西方,共产主义思想为什么不诞生在古希腊、罗马时代,不诞生在中世纪基督教统治的时代,不诞生在欧洲文艺复兴的早期,不出现在当时资本主义更发达的英国、法国,而是出现在经济社会相对落后的德国,绝不是偶然的。
历史上,包括《道德经》在内的中华文明“天下共生、太平盛世”的圣贤大道——先秦三圣学(道墨儒),在西晋五胡乱华后被儒释道三教(宗教)所代替,类似于今天的马列毛三圣学,长期为邓三科理论所取代,弄虚作假大行其市,实事求是忌而讳之,藏之深山、束之高阁,遂成“往圣之绝学”也。
“道不行,乘桴浮于海。”只有“化胡出关”,于十七世纪文艺复兴末期传入欧洲,后经德国哲学界及黑格尔、马克思、恩格斯、列宁、毛泽东等前辈们不断解放真理、创新发展,沿着真理指引的方向前进,把圣贤道德进一步发扬光大,分别在中华大地和欧洲大陆生根发芽,呈现出东西方文明花开两朵、各表一枝的奇特历史现象。
迄今为止,解放共产主义的马克思被西方人评为“千年思想家”之首,造就太平盛世的老子《道德经》发行量超过《圣经》,堪称“老子天下第一”。在欧洲,《道德经》深入人心,小国寡民、无为而治的北欧国家幸福指数全球第一,平均每个德国家庭都有一本《道德经》。当代最成功的领袖人群,包括各国政治家、自然科学家、商业大亨、互联网精英等,几乎人手一本《道德经》。
一位大学教师说:“通过研究,我发现马克思、老子、毛泽东等他们的思想灵魂是一样的,立场也是一样的,他们之间好像有一种无言的对话。”一位网友说:“中共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思想,马克思主义与黄老道学一脉相通,成为传播马克思主义的最佳载体。马克思与老子的完美结合,终将被人类理解,必将走向世界。”
重新认识老子《道德经》思想与马克思主义具有自然同一性,是实现马克思主义中国化、推进共产主义理论彻底化系统创新成果——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、二十一世纪中国的马克思主义建设的必由之路,有利于人民形成自然为本、尊重生命、服从真理、服务人民、创新发展、共建共享、五大保障、公平正义、人类幸福的时代共识,共产党人坚定共产主义理想信念,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、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做出新贡献,这是当代哲学界、思想界、理论界所面临的重大课题和历史任务,体现为满足当代人类社会共同发展的新思想、新理论、新哲学、新文化的迫切呼唤。
2015年1月12日,习近平同志在同中央党校县委书记研修班学员座谈时说:“实现共产主义是我们共产党人的最高理想,而这个最高理想是需要一代又一代人接力奋斗的,如果大家都觉得这是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,没有必要为之奋斗和牺牲,那共产主义就真的永远实现不了了。我们现在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,就是向着最高理想所进行的实实在在努力。”[2]
在今天,我们学习《道德经》、重温《共产党宣言》,不忘初心、牢记使命、继续前进,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大众化时代化,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,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,就是“为天地立心,为生民立命,为往圣继绝学,为万世开太平”的实实在在努力。
毫无疑问,老子《道德经》所倡导的无为而治——天下共生、太平盛世,就是全世界共产党人所毕生追求的人类最高理想——共产主义。天下共生,就是共产主义;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,就是太平盛世;人类命运共同体,就是世界的共产主义。
为避免曲解误读,且仅与《共产党宣言》所批判的、传统教科书所宣传的、党和人民所不赞成的那种“空想的批判的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”——旧共产主义相区别,我们把马列毛本来的共产主义、习近平及其中国梦、人类命运共同体等新思想所对应的共产主义现实运动,叫做“新共产主义”。
道德经+共产主义=中国梦,叫做中国梦公式。中国道家(黄老)思想、马列毛的共产主义、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,就是中国梦的三大理论来源。可以说,中国梦就是现实可行的中国特色共产主义——新共产主义,对实现人民幸福、人类解放具有真正的普世价值。
作为共产主义的哲学基础,朱老师以自然人为本,克服了东西方文明差异性,克服了传统教科书言之无物、面目可憎的哲学贫困,克服了当前马克思主义中国化路径错位、共产主义理论不彻底的种种混乱,明确上升到一种人类社会最高境界——共同主义。

二、一步到位与继续革命相结合

凡是对人民群众美好生活有益的事情,有条件要上,没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。

有人问:“人类社会可以不经过社会主义等低级阶段,一步到位进入共同社会吗?”
当然可以。有两条逻辑路径:一是“土克水”模式,从资本主义【经+政】→共产主义【文+经+政】的一步到位,毕其功于一役,时间短,实力不足难成;二是“水生木、木生火、火生土”模式,从资本主义【经+政】→封建主义【文+政】→社会主义【文+经】→共产主义【文+经+政】的继续革命,迂回曲折的道路,道并行而不悖,时间长,定力不足易败。[3]就是说,一步到位以相克为主,唐僧解放孙悟空,政治解除文化遮蔽;继续革命以相生为主,孙悟空保护唐僧,文化带领政治前进。二者目标一致、过程不同,有相互补充、异曲同工之妙。
迂回曲折的发展方式是困苦的,被迫长期接受不合理社会统治并非好事。长痛不如短痛。为什么不可以通过思想创新、理论创新、制度创新、实践创新实现一步到位呢?始终迷信迂回曲折,难免身心俱疲、晕头转向、半途而废。只步行不要交通工具、只摸石头不过河都是错误的。
比如登泰山上南天门,沿一天门、中天门、十八盘拾阶而上、迂回曲折,这是继续革命(三步走)的情况;坐汽车+索道不可以吗?坐直升飞机呢?轻松直达,这是一步到位的情况。又比如,从重庆出发到上海,步行(半年)可以,乘船(半月)也行,难道开汽车、坐火车不行吗?步行和乘船方式,今天除旅游者外很少有人选择,为什么呢?修路、架桥、造船就是创新,为什么不可以继续创新出更高效的火车(一天)、高铁(半天)、飞机(3小时)直达呢?
其实,创新就是革命。人类只要掌握了真理力量(道),为实现人民美好生活的正确目标(仁),通过坚持革命的不懈奋斗(德),一些过去看似不可能的事情,今天已经实现了。
革命为了早日胜利,创新才能早日胜利。通过对共产主义思想、理论和制度创新,努力满足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,早日消除国家忧患、百姓疾苦,才是真正实现人民幸福的必由之路。争取共产主义一步到位的创新,才是获得人类解放的最佳选择。
积极创造条件,早日进入天下共生、共建共享社会——共产主义,多快好省实现天下归心、太平盛世——中国梦,绝不是被一些人污蔑为空中种树、不切实际、极左冒进,而是共产党人真正把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作为奋斗目标,坚持服从真理与服务人民、尊重客观规律性(道)与发挥主观能动性(德)相结合的人类伟大创新成果。
难道,只许姓资姓社、左右瞎折腾,唯独不许共产主义、中国梦早日实现吗?!
马克思、恩格斯认为,共产主义革命在发达资本主义国家更易成功,那里的无产阶级受剥削压迫更深重、力量更强大。殊不知,剥削压迫灾难也可能通过战争等方式转移到其他国家、落后民族,从而缓和国内矛盾。比如,西方列强对中国的侵略,美元霸权对世界各国的剥削,通过对外掠财乱政、吸血吃肉让资本主义(妖魔鬼怪)延年益寿,都让一些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回光返照、苟延残喘。
他们认为,共产主义革命至少应在一些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同时发生,否则弱小的幼稚的孤立的无产阶级政权——类似于巴黎公社起义,就会被其他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强大的暴力机器所颠覆。这种巨大危险的确存在。但是,强大者不是始终都能战胜真理武装、科学组织、团结起来的弱小者。比如,在落后国家爆发的十月革命、中国革命的胜利,以弱胜强、后发赶超并非不可能。

老子曰:“大而不肖”,就是与众不同的全面、战略、前瞻的创新理论总概括。毫无疑问,老子、吴承恩、马克思、恩格斯、列宁、毛主席、习近平同志都是创新成功的典范。
以列宁、毛主席领导的东方革命为例。他们不局限于经典现成结论,而是依靠少数人对多数人的真理灌输,组织力量,严格纪律,团结民众,武装斗争,艰苦奋斗,不断创新,有一分力,发一分光,柔弱胜刚强,积小胜为大胜,突出发达资本主义重围,很快就建立起独立自主的国家政权。
成功经验有三点:
其一、首先解放真理——唐僧解放孙悟空。没有革命的理论就没有革命的运动。共产党人始终把共产主义作为批判不合理社会的武器,通过持之以恒的共产主义思想灌输、制度建设和暴力管制,进一步解放真理(改造旧思想)、巩固政权(改造旧政权)、完成彻底革命(改造旧制度),就是共产主义一步到位战略。
其二、坚持继续革命——孙悟空保护唐僧。始终把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作为奋斗目标。共产党人从战胜资本主义现实苦难开始,第一步建立中央集权、政治挂帅的人民政权,第二步建立保障供给、经济中心的全民经济,第三步实现天下共生、文化核心的太平盛世,就是东方革命的三步走战略。
其三、巩固和完成真理、革命与人民的结合。共产主义远大理想,具有战略性、前瞻性、系统性,目标方向正确,立天定人,属于真理力量。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共同理想,具有现实性、妥协性、局部性,道路迂回曲折,人定胜天,属于革命行动。真理、革命、人民,是构成共产主义现实运动的三大核心要素,缺一不可。人民是真理和革命的服务对象,也是推动解放真理、创造历史的根本动力。
革命胜利没有真理指导是不行的,光有为人民服务之心是不够的。只有把三者正确结合起来,才能避免空想与曲折,多快好省实现人民本位的共产主义。
实现共产主义好比登泰山。上南天门一步到位,合理组织路线和优化资源,过程较快而已,并非不要过程——孙悟空一个筋斗也是过程,与众不同十分快疾,就不对吗?有人对上南天门、十八盘望而生畏,长期纠结在中天门瞻前顾后、停滞不前。这些社会主义同路人忙于采野花、贪美景,迷性败本、前腐后继,就合理吗?这正是:路边野花不要采,中途美景莫贪看。
对畏惧南天门的社会主义者来说,每个共产党人、勇于攀登南天门的人,不都是空想家吗?
实际上,中国梦、三步走战略、新发展理念、共产主义一主多辅、人类命运共同体都很容易实现,哪是什么空中种树、极左冒进呢?新时代要有新思想、新理论、新作为、新气象。一切不利于早日实现中国梦——新共产主义的传统观念,不革命、不创新、不彻底决裂行吗?

三、马列毛为什么是对的

中国革命的根本问题是“社共分讲、去社取共”,找不准问题就解决不好问题。

共产党人的一切革命、建设、改革活动,都必须围绕巩固和完成共产主义事业的核心任务来展开。迂回曲折的三步走战略,必须始终是共产主义性质的,这不仅关乎党和国家、人民的前途命运,关乎共产主义运动的生死存亡,也是共产国际和中国革命的经验教训之所在。
当前,国内外意识形态领域有两种反共思潮:一是右的文化反噬,右派以发达资本主义为标准,反共反社。事实摆在眼前,反社不无道理,但共产主义是无辜的,反共就是诬陷罪。二是左的低阶反噬,左派以既得利益为标准,反共反资。用社会主义代替共产主义,用邓三科否定马列毛,长期污蔑共产主义为极左,最终是姓资姓社、左右合流、暴力维稳。
无庸讳言,共产主义三步走,属于马列毛、新时代、新共产主义。社会主义三步走,属于邓三科、旧时代、新社会主义。其中,左派的社会主义、右派的资本主义、中派的封建主义(暴力维稳)、杂家的轻慢圣贤(傲慢任性),是实现共产主义的四大政治陷阱。就是说,左中右杂的社会主义思想和制度,恰恰是实现共产主义三步走战略必须避免的巨大风险。
1950年代以来,由于全世界占据主流的社会主义思潮极大干扰,共产党收起了共产主义,长期迷失在社会主义制度陷阱里左摇右摆、停滞不前。那些社会主义同路人享受到革命阶段性成果——执政地位,有了既得利益就不愿走了,长期停滞在迂回曲折的中天门、十八盘,在资产阶级糖衣炮弹下蜕化变质,在颜色革命前坐以待毙,最终不得不半途而废、狼狈收场,难以登上南天门。
几十年来,我们高唱“社会主义好”,为社会主义巨大成就欢欣鼓舞、敲锣打鼓,却不敢直面同样是社会主义给我们党和国家、人民带来的极左灾难与政治困境。一手硬,社会主义集中办大事的优越性和经济、科技成绩是明显的,有目共睹。一手软,政治、文化、社会、党建等问题也是严重的,今天越来越严重了——面临两极分化、文化反噬、亡党亡国的严峻挑战。许多人不明白,“一手硬一手软”不是社会主义国家的个别现象,机会主义不是个别领导人的罪过。
社会主义国家普遍出现蜕化变质、亡党亡国,是由其内在规律与外在条件共同决定的。
如果社会主义好,为什么社会主义改革都以资本主义为模板?为什么不少社会主义高官及家人对西方国家趋之若鹜,很多老百姓都以出国留学和拥有美国绿卡为荣。未必人人无良知,个个都是外国代理人。摸着良心说,与资本主义几十年较量下来,社会主义的确技不如人,为社会主义辩护就是自欺欺人。与共产主义比,姓资姓社、左摇右摆都是矮子,五十步笑一百步罢了。
全世界社会主义国家都走了回头路,是共产主义的空想错误?还是社会主义的现实罪恶?历史责任一定要分清!只有正确总结经验教训,才能避免重蹈历史覆辙。
有人说:共产主义固然美好,那不过是空中种树、极左错误,根本不现实也行不通。
如果社会主义好,收起共产主义——抛弃了所谓的“极左错误”、“空中种树”,社会主义就不会出大问题,对吧?事实恰恰相反,脱离了共产主义领导的社会主义,时间一久就会出现精神懈怠、能力不足、脱离群众、消极腐败,难免半途而废、亡党亡国。这就是全世界社会主义都走了回头路——复辟了资本主义或封建主义的原因。为什么呢?
这些社会主义者长期以特色(中天门)为借口,在私心杂念中找出路,常为(十八盘)风险所惧、干扰所惑,总是纠结于姓资姓社,却不问是否姓共(南天门),就是党和人民最痛恨、反动派最欢迎的社会主义瞎折腾——修正主义。这样的社会主义道路果然十分曲折、复杂、艰难、漫长,一百年当然不够,三百年还在补课,要从社会主义过渡到共产主义,恐怕一万年也不行!
事实——果真如此吗?!
苦难唤起解放,压迫唤起反抗,邪恶唤起正义,黄袍怪唤起孙悟空,反动派唤起革命者,妖魔鬼怪唤起神仙历劫,自由吃人唤起保护唐僧,丛林法则唤起人类道德,砖家叫兽唤起人民学者,亡党亡国唤起救党救国,社会主义唤起共产主义,人类社会意识形态领域的激烈斗争不可避免。
修正主义就是《西游记》里的黄袍怪。其逻辑路径如下:资本主义现实苦难【邪恶】→共产主义革命运动【正确】→社会主义干扰破坏【错误】→资本主义二次复辟【邪恶】。就是说,没有资本主义苦难,就没有共产主义革命;没有社会主义干扰,就没有资本主义复辟。
只有坚持共产主义继续前进,才能救中国救世界;只有防止社会主义干扰破坏,才能避免走回头路。这就是习近平的中国梦——新共产主义、二十一世纪中国的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。
对老百姓唐僧来说,只有共产主义才是唯一真经——自然道德的真理、天经地义的规律、人间正道的现实。那些帝资封修、宗教鬼神——包括帝国主义、资本主义、封建(官僚)主义、国家(精英)主义、宗教迷信都是要吃人的,因而是错的。
老百姓不要圣贤,唐僧不要孙悟空,就是一盘散沙、精神涣散、软弱无力的糊涂虫。离开共产主义事业,共产党也是肉眼凡胎、危险重重、艰难困苦的唐僧肉。共产党不干共产主义,共产党员不讲共产主义,实现人民幸福、人类解放根本无从谈起,共产党的领导就没理由、也没必要。
坚持党的领导,关键在于坚持共产党人对共产主义事业的核心领导。
苦难会教育群众,历史将启迪人民。妖魔鬼怪毕竟要吃人的,资本主义当然是邪恶的。人民群众要想不再吃亏、不再上当、不再瞎折腾,就必须明白一个道理:姓资(妖魔鬼怪、害人利己)、姓社(唐僧+猪沙白、私心杂念)与姓共(孙悟空、利人利己),谁对谁错?
唐僧、猪沙白不懂道德,不等于孙悟空就不对;人民群众不明真理,不等于圣贤之言就错了。大多数人不懂马列毛,不等于共产主义就是空中种树。
2018年以来,中国喊出了新时代的声音:马列毛是对的,习近平是对的,中国梦是对的,共产主义是对的,共产党人是对的,自然道德是对的,相信圣贤是对的,服从真理是对的,正派是对的,孙悟空是对的,人民知识分子是对的。当然,朱老师也是对的!
——那么,谁错了?邓三科错了,斯大林错了,考茨基错了,伯恩斯坦错了,孙中山错了,蒋介石错了,社会主义错了,仁义礼智错了,外儒内法错了,轻慢圣贤错了,不信真理错了,左中右杂错了,唐僧错了,猪沙白错了,公共知识分子错了。当然,砖家叫兽们也错了。
立场决定结论,态度决定行动,道路决定命运。
在历史上,社会主义上台执政的严重后果是:天下无道、舍本逐末,主次颠倒、百姓为奴,官僚主义、精英为主,假冒伪劣、邪恶贪腐,形式主义、自欺欺人,文化反噬、混世糊涂,暴力维稳、亡党亡国。我们不是说邓三科、左中右杂、社会主义啥都错了,而是他们傲慢任性、信步乱走领错路了,如今遭遇重大挫折,面临亡党亡国了。
如果社会主义好,文革、改革、深化改革就是多余的,历史无从发生,也成为不必要。毛主席文革(进一步)、邓小平改革(退一步)、习近平深化改革(守正出新),都是要纠正社会主义历史错误——类似于孙悟空(圣贤)反复纠正唐僧糊涂、猪八戒邪恶、沙和尚错误、白龙马混世的思想和制度干扰。如果人民群众(唐僧+猪沙白)都能一心一意为实现共产主义远大理想而奋斗,三心二意的社会主义共同理想就成为不必要,共产主义(西天取经)事业就真正完成和巩固下来了。
1949年3月,毛主席告诫全党说:“夺取全国胜利,这只是万里长征走完了第一步。如果这一步也值得骄傲,那是比较渺小的,更值得骄傲的还在后头。……中国的革命是伟大的,但革命以后的路程更长,工作更伟大,更艰苦。”“我们不但善于破坏一个旧世界,我们还将善于建设一个新世界。中国人民不但可以不要向帝国主义者讨乞也能活下去,而且还将活得比帝国主义国家要好些。”[4]
与更加伟大、正确、辉煌、幸福的共产主义(南天门)相比,社会主义、资本主义现代化都是矮子,眼前一点点成绩(中天门)算得了什么呢?正所谓:“会当凌绝顶,一览众山小。”

四、进入共产主义新时代

社会主义并不是实现共产主义的必经之路,更不是代替共产主义的灵丹妙药。

共产党人必须始终坚持共产主义,全面清算社会主义。
堡垒最容易从内部攻破。在干扰破坏共产主义的作用上,社会主义同路人(机会主义)比资产阶级(公开敌人)的危害更大。在共产党执政下,如何有序有效、及时地清算社会主义同路人的不正确思想和制度,帮助他们实现自我革命,是实现共产主义的最后一个难关,也是必须战胜的最大敌人。
姓社姓共,同样是两条道路、两种前途的问题:姓共——社会主义者放弃社会主义,为共产主义事业共同奋斗,就是去假存真、自我革命的正确方式,结果共产主义胜利;姓社——共产党人收起共产主义,为社会主义事业共同奋斗,就是以假乱真、降志自辱的错误方式,结果共产主义失败。
有道是:“二心搅乱大乾坤,一体难修真寂灭。”
假货庸劣泛滥,圣贤一定会被排斥;邪门歪道横行,老实人一定受伤害。好制度帮助坏人改邪归正,坏制度总把好人变成坏人(大老虎)、本来是坏人的人将变得更坏——堕落无底线。社会主义者扬眉吐气,共产党人就要低声下气,老百姓就会灰心丧气。毫无疑问,左的社会主义(精英)、中的封建主义(官僚)、右的资本主义(富人)本质一样,都是为极少数人服务的。
没有共产主义(人民)的领导,社会主义(左中右)也是妖精要吃人的。
长期以来,有一个怪现象,叫“张三有病,李四吃药”。社会主义犯了错误从不负责、不认错、不纠错,都是共产主义背黑锅,是啥道理呢?只有一个合理解释:在资本主义妖洞里,唐僧不要指望找到人类幸福;在社会主义陷阱中,共产党人不要指望获得最后解放。
在历史上,作为共产主义的马甲、替身、变色龙、同路人、姿态党、过渡时期、初级阶段、机会主义、口号革命派,社会主义者们所干的错事、坏事、蠢事、乃至罪恶,都是很多的。可想而知,共产党不清算社会主义错误,就难以改邪归正、拨乱反正。不主动清算社会主义罪恶,就等着被资产阶级操纵的大众民主、颜色革命或暴力革命来清算。
在现实中,共产党人如果不坚持共产主义继续革命,社会主义者就会自发抵制自我革命——日夜不停地产生修正主义。长此以往,现实力量就会发生急剧转化——对共产主义不利,对社会主义有利,也意味着对复辟资本主义有利。如果不早日恢复《共产党宣言》的“社共分讲、去社取共”正确原则,两极分化、亡党亡国就在所难免,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、人类命运共同体也将寸步难行。
——是该分清姓社姓共、全面清算社会主义的历史与政治责任的时候了!
其一、杂家唐僧不信圣贤孙悟空说:“实干兴邦,空谈误国,不问主义,不辨是非,只要对老百姓有好处就行。高举共产主义,就会树大招风、八面树敌,没啥好处吧?!”
这好处说起来,可不是一星半点儿。对中国问题,毛主席说:“不赞成没有主义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解决”、“主义譬如一面旗子,旗子立起了,大家才有所指望,才知所趋赴”。[5]这个主义,就是共产主义。在新时代,共产主义属于人类文明整体升级的全面系统战略——道义至高点,非高举不可。
大家都是聪明人,难道不明白中国梦、马克思主义、人类命运共同体都是共产主义吗?如果共产党连共产主义都不敢讲,人民群众看不到革命旗帜,没有前进定力,更没有胜利信心,就会三心二意、胡思乱想、稀里糊涂、得过且过,不正是脱离人民群众、空谈误国、自取其败么?
在共产党执政下,坚持共产主义必须旗帜鲜明,任何遮遮掩掩、韬光养晦的办法——包括用主义、理想信念、马克思主义、科学社会主义的马甲替代都是作茧自缚、掩耳盗铃。如此一来,只能让形形色色的反动派、妖魔鬼怪继续以劣充好、以假乱真、自由吃人、暗中得意、狂喜不已!
其二、齐天大圣、实事求是、公道正派的孙悟空说:“在共产党执政下,解决好政权问题,暴力革命就无从发生。解决好思想问题,社会主义就没有必要。解决好制度问题,共产主义社会就到来了。”阶级斗争不等于暴力革命,和平进入共产主义最好;实现共产主义一步到位可行,避免左中右杂社会主义陷阱最好。
1940年,毛主席《新民主主义论》说:
中国自有科学的共产主义以来,人们的眼界是提高了,中国革命也改变了面目。中国的民主革命,没有共产主义去指导是决不能成功的,更不必说革命的后一阶段了。这也就是资产阶级顽固派为什么要那样叫嚣和要求“收起”它的原因。其实,这是“收起”不得的,一收起,中国就会亡国。现在的世界,依靠共产主义做救星;现在的中国,也正是这样。
既然是数不清的主义,为什么见了共产主义就高叫“收起”呢?讲实在话,“收起”是不行的,还是比赛吧。谁把共产主义比输了,我们共产党人自认晦气。[6]
毛主席的意思很明白:资产阶级革命(民主革命)和社会主义革命(后一阶段),都需要共产主义正确指导才能成功。收起共产主义,不要共产主义的指导,姓资姓社都是瞎折腾,资产阶级民主革命和社会主义革命都是一定要失败的。
当今社会,意识形态领域是非混淆、黑白颠倒,资产阶级成了救世主,共产党人被妖魔化。在新时代,共产党人要救党救国,必须始终坚持共产主义,坚定不移、坚信不疑、旗帜鲜明、敢于担当、勇于斗争,早日实现人民的中国梦,对人民群众才有最大说服力,对人类才有更大新贡献。
其三、左派沙和尚百思不解说:“没有一楼,哪有二楼?没有父母,哪有孩子?一个人没有童年,哪有成年呢?”
马克思告诉我们:理论联系实际,具体问题具体分析。如果只是抽象联系呢?只能闹出似是而非、牛头不对马嘴的大笑话。比如,上海一楼与北京二楼有什么关系?别人父母与你家孩子有什么关系?猴子童年与人类成年有什么关系?——姓社姓共的关系也是如此。抽象看,关系很大,必经之路不可逾越;现实看,一点关系都没有,道并行不悖,大路朝天各走一边。
共产主义与社会主义,不是一个人的成年与童年关系,而是类似于小孩子(人民本位、孙悟空)与小猴子(精英本位、白骨精)的竞争性共存关系——两种完全不同的立场、思想和制度,属于两条道路、两种前途。在中国,难道没有国民党社会主义(三民主义),就没有共产党共产主义吗?如果这个“先社后共”的谬论成立,中共就该马上消失,毕竟国民党的社会主义还没全面建成,哪里轮得到中共上台执政呢?——对这个“先社后共”的谬论,谁说,谁坏!谁信,谁傻!
其四、右派猪八戒表示怀疑说:“没有错误,哪有正确?没有失败,哪有成功?没有资本主义、社会主义,哪有共产主义?”
错误是正确的先导,坚持错误不等于正确;失败是成功之母,坚持失败不等于成功。实际上,成功是避免失败得来的,正确是纠正错误出来的,共产主义是避免资本主义邪恶、社会主义错误实现的。共产主义能够避免不必要的邪恶、错误、失败、瞎折腾,可以一步到位、早日成功,为什么还要坚持姓资姓社的失败、邪恶、错误、瞎折腾而长期不改呢?
就算过去犯了左中右杂错误,不幸陷入妖魔鬼怪的妖洞——实用主义泥潭、资本主义狼窝、封建主义猪圈、国家主义虎穴等,革命者也应该想方设法跳出来,赶快纠正错误、改邪归正、拨乱反正。只有这样,西天取经、共产主义事业才能早日成功!
其五、修正主义黄袍怪嘲笑说:“共产主义早就被共产党自己抛弃了,四十年从未提起,还有什么嘴脸出来见人?还是收起共产主义吧,换成时下流行的马克思主义、科学社会主义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、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,什么替身马甲都行,就是不要共产主义。”
资产阶级越是反对共产主义,证明共产主义越有力量、不可替代!邪恶势力越能接受马克思主义、社会主义,证明马克思主义、社会主义马甲替身没啥力量、可有可无!
毛主席说:“我们有二十二年的军事共产主义生活。”在解放前,在物质条件那么困难的情况下,中共领导的军事共产主义就实现了,事实证明行之有效、现实管用。如今在中共执政下,反而离共产主义更远了,遥不可及,还要等几百年、一万年呢?根本就说不通的,纯粹是社会主义者的骗人假话。更何况,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,包括养老就业住房医疗教育五大保障、公平正义、人类幸福,不就是共产主义吗?可以说,共产主义不过是一种符合人类生存发展的低成本、高效率、有道德、合人性、可持续、得幸福的社会模式,一种生态文明的健康生活方式罢了。
其六、中派白龙马,是相信圣贤孙悟空的一个政治上的明白人。他说:“中国人民要做主需要回归共产主义制度。如果实现不了全部的人民做主,也可以局部上让共产主义成为现实,这样做是具备条件的并符合人民当家做主意愿的。事实上,‘社会主义’的概念是复辟资本主义的借口,是共产主义过不完的桥——犯不完的错。”(网友)
1845-1846年,马克思、恩格斯说:“共产主义对我们说来不是应当确立的状况,不是现实应当与之相适应的理想。我们所称为共产主义的是那种消灭现存状况的现实的运动。这个运动的条件是由现有的前提产生的。”[7]就是说,共产主义从来不是推理出来的宗教幻想,不是人为设计出来的极左理想,而是同人类与生俱来、消除现实苦难的真理力量。
天下是天下人的天下,地球是地球人的地球。
共产主义就在每个人身边,与每个人生命、生活、幸福息息相关,只是“百姓日用而不知”。人体、家庭、人民军队,都是天经地义的人类命运共同体。各尽所能,按需分配——人体模式;四海之内皆兄弟姐妹、亲如一家人——家庭模式,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、要为真理而斗争——人民军队模式,守望相助、共建共享的人类命运共同体——社会模式,不就是现实可行的共产主义吗?
在新时代,统一思想莫过于统一共产主义目标,忠诚领袖莫过于忠诚共产主义事业。
共产党人必须先行一步,逢山开路、遇水架桥,扶正祛邪、扬善抑恶,勇做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革命战士、共产主义理论创新的开路先锋。必须旗帜鲜明地对人民进行共产主义教育,为共产党人进行精神扶贫(补钙),壮大人民力量。只有通过实现中国梦的共同事业,推进共产主义现实运动,在大浪淘沙中学习培养、锻炼成长、新陈代谢,才能明白谁是要吃唐僧肉的妖魔鬼怪?谁是三心二意、私心杂念的社会主义同路人——不老实人?谁是忠诚老实、德才兼备的共产主义同路人——老实人。
没有太阳的世界是寒冷的,没有月光的夜晚是黑暗的,没有圣贤的时代是忧患的,没有英雄的社会是苦难的,没有领袖的人民是绝望的。换言之,没有国家忧患,不需要圣贤出山;没有人民苦难,不需要共产党人救世;没有社会主义亡党亡国,不需要共产主义继续革命。唐僧西天取经没有灾难,也不需要孙悟空一路保护。正如南怀瑾说:“每当时代变乱到了极点,无可救药之时,出来拨乱反正的都是道家人物。”
在新时代,有圣贤相助、英雄出力、人民领袖执政的人民,无疑是幸运的。有了圣贤、英雄、人民领袖而不相信、不尊重、不服从的时代,是不幸的。只有尊重圣贤、服从党的指挥、听从领袖号令,才是共产党人获解放、人民群众得幸福的唯一正确选择。


[1]习近平:《深刻感悟和把握马克思主义真理力量》,载《新华网》,2018年4月24日。
[2]《习近平同中央党校县委书记研修班学员座谈并发表重要讲话》,载《新华网》,2015年1月12日。
[3]朱云川:《社会发展模式论》,载《理论探讨》,2004年12月(增刊)。
[4]毛泽东:《在中国共产党第七届中央委员会第二次全体会议上的报告》(1949年3月5日),载《毛泽东选集》第四卷,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,第1438-1439页。
[5]戚义明:《毛泽东:欲动天下者,当动天下之心》,载《北京日报》,2016年4月25日。
[6]毛泽东:《新民主主义论》(1940年1月),载《毛泽东选集》第二卷,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,第686-687页。
[7]马克思、恩格斯:《德意志意识形态》,载《马克思恩格斯选集》第一卷,人民出版社1972年版,第40页。
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:
Tags:共产主义 新国学 朱云川 出路 意识形态 责任编辑:admin
】【打印繁体】【投稿】【收藏】 【推荐】【举报】【评论】 【关闭】 【返回顶部
分享到QQ空间
分享到: 
上一篇朱云川:立天定人——明君圣人如.. 下一篇《新共产主义原理》后记

推荐图文

评论

帐  号: 密码: (新用户注册)
验 证 码:
表  情:
内  容:

相关栏目

最新文章

热门文章

推荐文章

相关文章

广告位